关于文档:Lof会吞 微博图片会屏蔽 度盘无法分享 即使不含🚗 有些章节也是如此 所以补不了档

【赤黑】光阴 Chapter 1

赤黑,HE

全员年龄操作有,

年下实习医生X外科主治医生

一切医学用词基于Grey`s anatomy和James.W.Kalat的《Biological psychology》,学医的请自带避雷针。←然而并不会有太多医学相关,毕竟这不是重点

 

Chapter 1

 

其实,一见钟情是存在的,只是你未能意识到。

在那个瞬间,善于计算的大脑一片空白,仿佛世界都消失了,只剩下你眼中的他。

 

东京阴雨绵绵,灰色的天空仿佛让整个世界都蒙上了一层面纱,一切都变得潮湿黏腻。明明梅雨季节已经过去了,可空中的乌云却好像永远不会散去那样凝聚着。

 

赤司靠在窗边,飘落而下的雨滴落在透明的玻璃上,留下蜿蜿蜒蜒的痕迹。绿间坐在旁边的长板凳上,缠绕着手指间的绷带。紫原正在磨磨蹭蹭地换衣服,火神盯着那扇即将被打开的门,细长的红色眼睛散发出如同野兽一样的渴望,似乎是终于找到了寻觅已久的猎物,准备大干一场的模样。

 

谁都没有说话,寂静得仿佛只剩下呼吸的声音。

 

直到“砰——”地一声,更衣室的门被推开,打破了那让人兴奋的沉默。

“欢迎来到地狱。”身穿白大褂的男人靠在门边,说道,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戏谑。“我是外科主任,虹村修造。在学校的时候,你们可能会觉得每天熬夜通宵啃书本的日子没完没了,简直就像生活在地狱一样,巴不得立刻从学校里滚出来,但你们错了,那是天堂,这里才是地狱。”

 

门外的世界与刚才的安静截然不同。推车在地面拉出刺耳的声响,嘈杂的说话声混杂在一起,听得人头脑发胀,结果什么也听不清,可穿插在其中的细微的呻吟却格外清晰。检测的仪器发出骇人的警告,有的人焦头烂额地拿着托盘跑过,有的人从容不迫地摆弄各种医学工具,在这个看似杂乱无章的环境里,一切又都以它独特的方式,井然有序地进行着。

 

“至少,在未来七年的时间里,包括实习期,你们会作为住院医生在这里度过最坏也是最有意义的时光。”虹村带着他们浏览过各个科室,穿行于繁忙的人群里。“你们的生活将毫无自由,毫无尊严可言,也许有的人会在重压之下面临崩溃,选择放弃,也许有的人会被无情地淘汰出局,在这里,你们将更加清楚地体会到,外科医生并不是一个努力就能胜任的行业。”

 

“那里!”他指着那片摆放着各种毛绒玩具和气球的病房区,一个灰黑色头发的医生正温柔地抚摸着病床上小男孩的头发。“那是这幢大楼里唯一的乐园,儿科,负责医生是冰室辰也。另一边是神外科,喂,黄濑!”

 

金发的医生从fMRI室里探出头来。“新来的小鸡吗?”他满脸笑意地向他们挥挥手,“黄濑凉太,神外科主治医生。”

 

附近的女护士们自动发出高分贝的尖叫。

虹村厌烦地揉了揉耳朵,“如果没有其他医生肯收留你们的话,就自动到神外科报道。”

“喂,主任,这样好过分啊!每次都把烂摊子丢给我。”黄濑哭诉道。

 

“因为你看上去最欠欺负。”虹村边说边挥挥手。

“这边是心胸外科的病房,负责医生是青峰大辉……”虹村张望了一下,却没见到那个高大的身影,大概是不知道又去哪里偷懒了。最后,他带他们来到了连接着急诊室的大门前。“这里是外科最不幸的地方,ER,急诊室。”

 

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他们带着新奇的目光去注视着经过的一切。精密的仪器比教科书和学校里的看起来更加鲜活,让人跃跃欲试。

他们就是初出茅庐的牛犊,不知天高地厚,急切地想要在这里大显身手,证明自己非凡的才华。

 

虹村推开了门,可是映入眼帘的画面却不是想象中的惨烈和匆忙,护士们悠闲地换着床单,柜台那边,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懒散地打着哈欠,双腿搁在护士台上。

 

“青峰?”虹村有些惊讶,竟然在这里看到他。“我以为你又去值班室睡觉偷懒了。黑子呢?”

青峰打了个哈欠,眼睛里布满了疲惫的红血丝。“哲去冲澡了,刚才有个病人吐了他一身,我就过来帮忙代个班。反正到哪儿都能睡。”

“急诊室可不是给你睡觉的地方。”虹村敲了敲桌子,教育道,“这是今天刚来报道的实习生,你有看中的可以先挑过去。”

 

青峰毫无兴致地扫了一眼,“挑什么挑,黄濑带两个,冰室带两个,就这么决定了。我可不想摧残我的病人,更不想替他们擦屁股,太麻烦了。”

轻蔑的口气让实习生们面露不满,绿间轻哼一声推了推眼镜,火神握紧了拳头。

“别不服气啊,一个月内,肯定有那么一两个病人要死在你们手里的。”青峰嚷嚷道,虹村毫不客气地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。

“你刚来的时候也没好到哪里去,实习医生规定要在各个科室轮转,你不愿意也得接下他们。”

 

“啧,难得今天这么悠闲的。”

“你刚刚说了什么?”虹村忽然从实习生档案里抬起头。

“我说悠闲……”

虹村立刻露出一副嫌弃又不敢相信的表情。“你竟然在急诊室说悠闲,黑子没告诉你那是急诊室的禁语吗?”

青峰翻了个白眼,“主任,你也太迷信了吧,意外又不是天天发生的……”

 

话音刚落,一旁的电话便发出刺耳的鸣叫。

虹村挂着一张你看我就知道的表情盯着他。青峰一愣,接起电话,“帝光纪念医院急诊室……”

 

不过几秒钟的功夫,方才还慵懒开着玩笑的表情立刻僵硬下来。

“准备急救服,呼叫黑子医生!”还没等青峰放下电话,虹村就已经指挥起了护士,准备迎接救护车。

 

挂下电话,青峰直接跳出了护士台。整个世界似乎都在那个瞬间改变了。护士们的动作麻利起来,所有的急救推车都被移动到最方便的位置,气氛紧张地凝固着。

 

实习医生被推到了小角落,没有人有闲暇去在意他们。

“现在该做什么?”火神问道,“我们该不该上去帮忙?”

“尽人事,听天命。”绿间握紧了口袋里的兔子钥匙圈,那是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。“没有上级医生的指示,不要做多余的事情。”

 

赤司注视着来往匆匆的人,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
今天应当是值得纪念的一天,他们将踏进医院成为一个真正的医生,理应是兴奋激昂的事情,火神从昨天开始就已然是一幅雀跃期待的模样了,而绿间虽然故作沉稳却不难看出他极力掩饰的不安和动摇,就连紫原今天进了更衣室以后都异常地没吃零食,可是他的大脑却几乎和平时一样,过分地冷静。

 

说不上什么期待,更不会有什么心慌,因为他的人生向来是毫无悬念的,无论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做到完美,在这里也是一样的。

 

很快,第一辆救护车便抵达了。

是大型交通事故,卡车和一辆自驾车相撞。

 

“男性,22岁,刚上救护车就停止了心跳,持续性胸骨挫伤,坐在驾驶座上。”救护员送进来的时候正在做心肺复苏。

 

他们好奇地张望着,虽然在课堂里听说过很多次类似的情景,可是当一切就发生在眼前的时候,依然带着深深的震撼。

 

救护员焦躁喊叫的声音直直地刺入他们的心中。而与之相反的……

 

“心跳停止多久了?”

一个清亮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,穿着急救服的蓝发医生从他们面前走过。赤色的眼瞳不禁一缩,视线牢牢地锁定在这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人身上。

 

“差不多十几分钟了。”

他简单地检查了一下瞳孔和脉搏,然后便是如水一样平静的声音,宣布道,“死亡时间,八点零三分。”

 

话音未落,他便已经转身向下一辆救护车送来的病人走去。冷得如同冰川一样,恰到好处地调节了急诊室里慌乱的氛围。

 

“女性,20岁,头骨撞裂,骨盆压伤,血压不稳,微弱但可见。”

“呼叫黄濑君会诊,送抢救一。”

 

“我来吧。”虹村从他手里接过推床,“后面还有一个,你和青峰接手。”

“那就拜托你了,前辈。”他礼貌地说道。

 

在这样的时刻里都保持着恭敬的语气,都不知道该说是冷静还是冷漠了。

赤司看到了他挂在胸口的名牌——创伤外科主治医生,黑子哲也,他的外表一点也不像是个医生,至少不像是在创伤科这样血淋淋的地方工作的医生,白皙的皮肤和似乎一吹就倒的纤细身材倒像是友好的儿科医生,可他面对死亡时麻木冷淡的模样和指挥时的沉着又足以表明,他确实是一个出色的,甚至,也许是天生就具备了这种才能的创伤科医生。

 

“别愣在那里,有帮得上忙的地方就帮,像个木头杵在那里能学到什么?”虹村经过他们面前的时候,嚷道。

这才拉回了他们飘离的思绪。

 

“男性,23岁,胸口穿透出血,生命体征不稳,间歇性呼吸停猝。”

第三个病人也到了,他们纷纷围上前去。

黑子查看了胸口的伤势,“心囊流出,给我注射器和尖头针。让青峰君直接去二号手术室准备。”

 

赤司细细打量着他精准的操作,干净利落。

“医生,呼吸困难!”病人忽然发出一声急促的呻吟。

 

黑子淡淡瞥了他们一眼。“我腾不出手,谁来做插管?”

一切都发生得太匆忙,太快,绿间愣了好半天,才意识到原来黑子是在问他们,犹豫之间,赤司已经抢先上去完成了操作,一次成功,没有失误。

 

“生命体征稳定。”护士说道。

黑子抬头,对上那双平静的赤色眼瞳,“送手术室。”惊讶一闪而过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沉着老练的实习医生,一点也不像是第一天进医院实习的。

 

“你叫什么?”

“赤司征十郎。”

“赤司君,你可以跟我一起进手术室。”黑子说道,转而看向其他人,“分叉眉君,你去护士台联络这三位病人的家属,眼镜君,你去儿科找冰室医生,今天你跟他,高大君,你去抢救二帮忙虹村前辈。”

 

“哈?为什么我去联络家属?”火神抗议地指着自己。

“要绝对听从主治医生的话,这是你们一定要遵守的原则。”黑子回答,不是强硬粗暴的语气,却带着不容人质疑的决绝。

在他锐利的目光之下,火神没了声音。

 

青峰一进洗手台,便皱起了眉头,“喂,哲,这家伙是什么玩意儿?第一天就把人带进手术室,开什么玩笑?”

“青峰君,请注意礼貌。既然他们来了,就是迟早的事。刚刚赤司君做了一个很完美的气管插管,我觉得他有资格跟进这个病人。”

 

“啧,好吧,随你。”青峰向来对自己的搭档没有办法。“喂,事先说好,只准看,不准说话,不准动手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赤司回答,明明是没有变化的表情和眼神却让青峰莫名觉得自己被鄙夷了。

 

黑子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,“别担心,就是观摩而已。目前最能帮助你们学习的就是近距离看主治医生做手术。青峰君是我们医院最好的外科医生。”

 

他当然没有在担心,紧张些什么。要说唯一让赤司心跳骤然加快的,其实是他不经意间突然展露的笑,和刚刚在急诊室看到的模样判若两人,温暖而柔和,根本无法与之前的那句“死亡时间,八点零三”相连在一起。

 

手术进行得很顺利,青峰主刀,黑子在一旁配合,两人默契无间,三个小时的手术,他们的话题几乎没有涉及到病人本身,无需任何语言,黑子就能在青峰最方便的位置上进行辅助操作,时不时地向赤司说明,讲解。

 

在以前看过的手术档案里,赤司见识过很多技艺超群的外科医生,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配合默契的主治医生和助手。就连他也忍不住在心底赞叹。

 

“啊,不愧是哲……”一下台,青峰就一手勾上了黑子的肩膀。“还是和你一起手术最舒服了,跟别人总觉得节奏对不上。”

“青峰君,你很重。”黑子弯下腰离开了他的压制。“辛苦了,有时间去值班室眯一下吧,趁桃井小姐找来之前。恕我直言,青峰君本来就黑得可怕了,再加上一对发红的眼睛,路过儿科的时候,会让小朋友们哭出来的。”

 

“喂,太过分了吧,黑也怪我?”青峰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。“不过,是快到极限了。”值班到现在已经快三十多个小时了,手术一台接一台都没正二八紧的眯过一会儿。“你也差不多,别硬撑了。”青峰揉了一把水蓝色的脑袋,便挥手离开了。

 

确实,黑子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,一出手术室,就靠着墙蹲了下来。

 

“黑子医生,还好吧?”赤司担忧地弯下腰,他的脸色苍白得很。

黑子挥挥手,“没事……只是有点困。”前天才刚刚发生了火灾,送来了好几个烧伤的病人,一直忙到今天凌晨,情况才稳定下来,没想到又送来了车祸病人。他也差不多二十几个小时没合眼了,本就不是什么体力旺盛的人。

 

看他一副马上就要依偎着墙面睡过去的模样,赤司不禁轻笑,真是没个大人样。

“你等一下。”他去走廊尽头的自动贩卖机那里买来了两罐热咖啡。

 

再回到手术室前的时候,黑子正在和一个灰黑色头发的医生交谈,赤司记得那应该是儿科的负责医生冰室辰也。

 

“凉太说没来得及送进手术室就停止心跳了。”冰室叹息着摇摇头,“听说第一个男患者是他的弟弟,女患者是他的女朋友……”

黑子又恢复了那面无表情的样子,他抿着嘴,一句话都没说。

“小哲,这几天你一直在宣告,这次不如就让别人,我或者青峰……”

“这是我的病人,我自己来说。”黑子打断了他的话,“这没什么,创伤外科本来就是这样的地方。”

 

看他心意不变的样子,冰室也不好再说什么。“对了,绘里香早上醒来以后就一直吵着要见你,护士拗不过她,还没给她吃药呢,你有空去儿科病房看看,我等会儿有个手术。”

 

“我现在就去。”黑子拖着摇摇晃晃的身子向儿科病房走去,赤司快步追上了他。

“黑子医生,咖啡。”

黑子愣了愣,才接过,“啊,谢谢。”

 

“那我们现在是去儿科病房吗?”他问道。

“啊……”黑子望着他,放空了两秒,拿着咖啡的手悬在半空。“不,你去心胸外科找青峰君,今天你跟他。我一个人去儿科。”

 

说完,他便转身离开。没有给赤司任何机会说出那句,我想跟你。

留他一个人木讷地站在走廊上。

 

tbc

评论(10)
热度(450)
  1.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BK1106 | Powered by LOFTER